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2015年度作家奖】敬畏太白山(外一篇)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    阅读次数:4619    发布时间:2015-11-24


作者:白忠德

白忠德,陕西佛坪人,西安财经学院文学院副教授、渭南师范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西安市文联和陕西省作协签约作家、陕西省散文学会青年文学委员会秘书长、陕西省孔子学会理事、西安碑林区作协副主席。作品散见于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瑞典、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的30多家报刊,出版散文集《摘朵迎春花送你》《回望农民》《佛坪等你来》《我的秦岭邻居》《斯世佛坪》;并有作品获奖,入选人教版语文辅导教材。


我摘了太白山的一朵云,把它带回家,夹进书里,做了书签。我一页页地读书,就是在一次次地走近太白山。

我是在秦岭的怀抱里长大的,却在很长一段时期不知道秦岭,却早早地知道了太白山。爷爷那时常给我们讲太白山,说是打猎的人、挖药的人进山前要焚香敬太白神、药王爷,祈求神灵保佑;要把岩石称“胡基”,把风称“霎霎”。如若不敬奉,或心怀不诚,或存有贪婪邪念,不说特有术语,立时狂风大作,浓雾弥漫,滚木礌石,轻者迷路寸步难行,重则有去无回丢了性命。爷爷是把太白山挂在嘴上,经常唠叨。年幼的我出于好奇,出于胆怯,出于知识的贫瘠,一下子记住了太白山。

后来上初中学习中国地理,才知道秦岭,知道太白山是秦岭主峰,顿时对秦岭刮目相看。朦胧神秘的太白山也在我的大脑里鲜活生动起来。

太白山是一座文化的山,一座宗教的山,一座灵性的山,一座朝圣的山。李白、杜甫、白居易、韩愈、柳宗元,在此留下千古名句。大儒张载仰望攀登太白山,思考顿悟,开创一代关学。大熊猫、金丝猴等众多世界知名的动物齐聚于此,太白草药更是广为传扬。生命的大气息、大气象让我惊异。如果说秦岭是中华民族的父亲山,太白山便是父亲山中最为优秀、最为博大、最为深邃的儿子,吸纳孕育着秦岭的精华和龙脉。秦岭的大美、秦岭的神韵、秦岭的旷远,吸引着国内外的游客、科考者、探险者前来探访朝圣、荡涤心灵,完成一次精神的飞升与净化。

多少次的仰慕,多少次的心仪,多少次的膜拜,终于成就了这次太白山之旅。怀着虔敬,怀着卑微,走进太白山,把我的心、我的眼、我的耳融进太白山。听鸟儿啁啾、白云滑过蓝天的声音,看斑斓五彩的秋叶、山顶的积雪、翱翔的苍鹰、悠闲的松鼠,想象着姜子牙封神、苏轼祈雨、孙思邈寻药,感知太白山的厚重宽广与神性犷美。

登临祈雨台,我开始感到胸闷气短腿软,有朋友劝我别上了,休息一会儿返回。我却执拗地要抵达目的地——天圆地方。刚刚十月底,山下的汤峪并不冷,穿个衬衫就可以,上板寺却飘起雪花。我这么坚持,是想感受太白山的南北风貌,又想体验雪中登山的浪漫。

这儿离天圆地方的直线距离也就几百米。我走一程歇一阵,大口大口地吸气,让急剧跳动的心缓下来。终于爬到天圆地方,哪知我们的脚步跑不过浓雾,山山岭岭已被它遮个严严实实,啥也看不见了。周围是悬崖,吓得我不敢动弹。匆忙拍照留念,开始返程。

回到下板寺停车处,刚才登山的反应没有了,却出现了头疼。休息半小时,人到齐了,登车返回。行了不足半小时,胃里开始翻江倒海,导游把我从最后一排调到了第一排他的座位,又给我的肚脐眼贴了防晕贴,我还是吐了,吐在塑料袋里,又下车去吐。感觉好一些了,昏昏沉沉地睡去。快到汤峪时又开始呕吐,导游说还有十几分钟到达。这十几分钟是我人生中最为漫长的十几分钟,我在心里默念着:车开快一点,再快一点!煎熬着回到宾馆,冲进卫生间,又开始呕吐,却只有红殷殷的东西,也许是震坏了喉咙里的毛细血管。

衣服裤子都没脱,就那么瘫在床上,随手拉个被子盖上,把头捂得严严的。像一条死蛇,一动也不动地躺着,头痛得像要爆炸似的。大脑却异常活跃起来,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要强与执拗没有了意义,在大山面前的贪婪和攫取,是要犯致命错误的;也突然理解了爷爷言及太白山时的圣洁与肃穆。那些挖药人、打猎人、探险者一拨拨迷路,甚至丢掉性命。原来他们与我一样,缺乏对这座山的敬畏和尊重,只想着从这里索取占有,乃至征服。

人类是虚妄的,人类也是微小的。太白山以一种无情甚至有些极端的方式惩罚教育着我们,让我们懂得对一座山的谦卑,懂得对一座山的敬畏。

我摘了太白山的一朵云,把它带回家,夹进书里,做了书签。我一页页地读书,就是在一遍遍地朝圣太白山,敬畏太白山!


善待动物朋友


我庆幸自己生长在秦岭山中,年纪很小的时候便能接触到好多动物朋友。

野鸡、锦鸡、杜鹃、竹鸡、画眉、斑鸠,是我小时常见的,听着它们的歌声,看着它们嬉戏,我就像一棵小树不知不觉长大了。夏夜,秧田里传来一阵阵高高低低、或急骤或舒缓的蛙鸣,我早已习以为常,但那夜半大公鸡的一声啼鸣,竟使我莫名振奋。我在山上放牛时经常被野鸡吓一跳,走过丛林或灌丛时,它会突然从里面扑腾腾飞出来,边飞边发出“咯咯咯”的叫声和两翅“扑扑扑”的鼓动声。野鸡比家鸡略小,尾巴却长得多,雄鸟羽色华丽,善于奔跑藏匿。野鸡,现在是被冤枉了,可我们那里依然这么称呼,几乎没谁知道它那好听的学名——环颈雉。那时锦鸡多得很,对面山坡那片松树林里,到处活跃着它们灵巧的身影,雄鸡羽毛是艳红伴着金黄,夹在一群麻褐色的雌鸡中间格外显眼。我们那里把杜鹃鸟称为“阳雀”,“贵——贵阳”、“贵——贵阳”,能不知倦怠地叫个通宵,常常把我听得心里发酸,生出些薄薄的凄凉。“竹半斤毛四两”,意思是说竹鸡重半斤,毛老鼠——松鼠的俗称,有四两重。竹鸡有多重我没有验证过,可我知道它的个头要比家鸡小,常年生活在竹林和灌木丛,麻褐色饰着红色斑点,没有野鸡胆大,远远地发现人,就急忙躲起来。我是惊讶于它们的鸣叫,何以能预知天气的变化。竹鸡似乎喜欢沉默,一旦“天作怪”、“天作怪”地喊叫起来,第二天肯定变天下雨。

至于兔子、麂子、野猪,就在我家周围山上活动,还时常蹿到地里吃庄稼。雄野猪最是胆大,竟然偷偷溜进村子,与家养母猪“偷情”,让母猪生出些长相丑陋却不染瘟病的小家伙。早先主人还惊异,没有给母猪配种,怎么能下仔呢。有见识的老人就说,那是野公猪干的“好事”。

后来,我在佛坪的光头山、药子梁、大古坪见识了“秦岭四宝”,便惊叹于大熊猫的绵里藏针、金丝猴的精灵敏锐、羚牛的刚健持重、朱鹮的矫捷高贵。它们的存在,是一首首传承历史、延续自然、高贵生命的诗歌,让我诵读,沉醉其间。

还是在这片高山密林,我见到了鬣羚、斑羚、林麝、麂子、刺猬、秃鹫、金雕,以及各种色彩丰富、或呆笨或聪慧的雉鸡……而秦岭有陆生脊椎动物754种,我竟然拥有这么多的动物朋友,真是件自豪不过的事。

大学毕业后,就在古城一所高校谋生,还能经常见识麻雀、鸽子,春夏季节有一些候鸟,远远地也能听到“咕咕—等”的鸣叫。西安是座大都市,人众车多,雾霾悬空,近些年却重视植树造林,引来这些可爱的曾一度消失的鸟儿,便觉得自己很幸运。

动物是我的邻居和朋友,曾经与我朝夕相处,而今和我同居一城,是我生命中的一份子。然而,我对这些朋友又了解多少呢?大约是在2003年“非典”以后,我开始有意识地将目光投向秦岭,瞩目佛坪,书写我眼里心里的动物朋友,以一颗平等真诚之心,与他们交流谈心,倾听记录他们的前世今生、喜怒哀乐。

人类和所有生物共同享有这个星球,曾经相依相存,共同面对大自然的残酷和挑战。然而,有一天人类的技能大大超出一切其他生物,占据了全部优势。动物成了被支配、被掠夺的对象,它们的生存及其命运就不再是自己的事情,更取决于人类的态度和行动。我们曾疯狂捕杀动物,满足自己不断膨胀的欲望;我们也曾大规模开荒种地、建房修路,把动物逼到狭窄偏僻荒寒的地方。这些年,我经常看一些动物类节目,目睹着动物世界的血腥残忍,然而它们的残杀和劫掠仅仅以吃饱为准,绝不滥杀和无谓占有,倒是我们人类强大到疯狂的地步,能制造一切,从流言蜚语到试管婴儿,甚至将来可能会面世的克隆人;也能毁灭一切,使地球上每小时毁灭一个物种,而人类制造的核武器更是能把地球毁掉几十次。

我是经常深入秦岭,遭遇过羚牛、黑熊、野猪这些凶猛的动物,往往有惊无险。我的经历告诉自己:动物并不可怕,只要你熟悉它,尊重它,敬畏它,它就同你亲近友好,做出牺牲,为你奉献。

秦岭,是野生动物最后的一片生存净土,却并非它们的天堂,因为影响威胁其生存的因素依然存在。有一天,当秦岭动物都消失的时候,我们人类不知将面临什么样的灭顶之灾。这绝非夸张吓人之辞。瘟疫曾经毁灭掉古罗马帝国,而地震、海啸、洪水更是能吞噬一切……

为了我们自己,请善待秦岭的动物朋友吧!


【编辑:与文为邻】

已经有 1 条评论
最新评论

殊筠 : 2015/11/25 11:43:15

没去过太白山,但在你的文字里看到了她的独特!感谢作者!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24663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