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一世情缘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李登启    阅读次数:5256    发布时间:2013-11-30

一、难忘的中秋月夜

 

丰盛的中秋团圆饭在欢笑声中结束,收拾完毕。林映红陪着吴静母子,拎着月饼和饮料,一起上公园赏月。

幽静的公园里,赏月的人真多。人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拉家常、聊天,海阔天空的神侃胡吹,诉说各自耳闻目睹、道听途说的大事小事新事旧事,已经发生在身边的好事坏事奇事怪事新鲜事。大家说说笑笑,欢笑声此起彼伏,整个场面热闹非凡。人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慢慢吃着月饼,品着美酒,脸上荡起甜蜜的笑容。

圆圆的月儿高高悬挂在夜空,皎洁的月光轻泻而下,世界一片朦胧。

林映红和吴静母子捡一块干净的地方,拿出旧报纸铺在草地上,坐下,边吃月饼边赏月。

吃着香脆的月饼,林映红俏丽的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吃着吃着,她抬头望着那轮高悬夜空的圆月,发出心底的赞叹:“今晚的月儿好大好圆!”

说完,低头看着正吃着月饼的吴静母子。

沈梦天望了一下夜空,发出由衷的感叹:“是啊!今晚的月儿真的好大好圆!”

吴静搂着林映红的肩头,笑容可掬,指着堆在地上的饮料:“来,喝饮料,别光顾吃月饼。”

林映红微微一笑,捡起一听饮料,轻轻拧开,递给吴静:“伯母,请喝饮料。”又捡起一听,拧开,递给坐在对面的沈梦天:“来,大哥,请喝饮料。”然后自己捡了一听,拧开,慢慢地喝着。

三人边吃边聊,笑声不断。时光在欢乐中一分一分悄然流逝。夜,更深了;月,更圆了。

人们陆续离去,吴静看时间也不早了,就招呼沈梦天和林映红收拾好残局回家休息。

一路上,三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到家了。

走进家门,梦天望着林映红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笑着问道:“小林子,今天晚上玩得开心吗?”

“当然开心啦!你呢,大哥。”林映红点点头。

沈梦天说:“我也玩得很开心。”

“你们玩得开心就好,我也很开心。”吴静轻轻走过来,看了看林映红,又看了看宝贝儿子梦天。

林映红低头看了看表,时针已指向12点:“伯母,大哥,都12点了,明天还有事,先休息吧。”

吴静说:“该休息了,时间不早了。再说也累了一天。”

林映红向吴静母子道了声“晚安!”,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出神地望着窗外朦胧的月色,久久难以入睡。

今年这个中秋节太难忘了,晚饭时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将近8点,映红回来了,唤声“伯母”、“大哥”,就要回房。梦天一扔书,嚷道:“小林子,你害得我好苦啊!”林映红一愣,不知这位大哥开什么玩笑,美丽的大眼睛向梦天笑着。吴静招呼说:“映红,饿了吧?我们正等着你哪!”

映红转身看到桌上丰盛的酒菜,明白吴静母子在等她回来一起过中秋节,心头一热,眼圈儿一红,竟说不出话来。吴静拍着她的肩说:“映红别哭,你看月亮多圆,吃完饭我们上公园赏月去。”

三人坐下举杯,梦天先祝妈妈身体健康,祝映红自学考试成功;林映红祝伯母长寿,祝梦天心想事成。三人边吃边聊,笑声不绝。梦天给映红倒上些酒,林映红笑道:“大哥,你灌醉了我,谁陪伯母去赏月?”梦天连说“不敢”,给她换了杯饮料,说:“小林子,我有一事不明,你让我清醒清醒行不?”林映红说:“谁不让你说呀?”梦天说:“刚才你到底上哪儿去啦,平时你可是一下班就回家,这大过节的却上哪儿溜啦?”吴静瞪了儿子一眼,怪他多嘴多舌;林映红听了没言语,低着头看杯子。吴静正想埋怨梦天,林映红说话了:“我……我在马路上随便瞎溜,推着自行车走,走到哪儿算哪儿。一到过节,我都这样……”说着她又低头抽泣起来。梦天听了,心中直骂自己:你呀,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是个傻瓜!

“伯母,大哥,你们对我这么好,把我当作你们自己的女儿、妹子一样,这一个多月来,我已全感受到了。这中秋团圆饭,以前对我来说真是太遥远太遥远了,现在,我真觉得像做梦一样……”

吴静心头一阵酸楚,眼眶湿润了,搂着映红姑娘的肩头说:“这不是梦,是真的,我们就是一家人!”梦天一边给林映红夹菜,一边劝解说:“小林子,你该高兴才对呀,吃,吃菜……”

林映红摇摇头说:“这梦也不长了……”

“胡说,小林子你是喝醉了吧?”

映红摇摇头叹道:“我是在翻着日历过日子。商大爷说过,不出两个月就一定给你们换二居室的单元房,我知道他老人家说话时算数的,刚才我在马路上就想到了……”林映红说到这里,忍不住哭出声来。

吴静急了,搂着林映红说:“哎哟,我们还真把这事给忘了。梦天,你回头告诉商大爷,我们不换了,哪儿都不去!林映红,这儿是我们的家,也是你的家,我们是一家人!”

映红仰起头望着吴静母子:“真的,这是真的?”

梦天跳起来说:“我给商大爷打电话去!”

映红俏丽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急忙拦住梦天说:“大哥,别打,这时商大爷家也在过节,要不,明儿我俩一起去看望大爷,谢谢大爷。”

吴静开心地对着梦天说:“还是映红想得周全,不像你莽莽撞撞的!

梦天红了脸:“好,好,我罚酒三杯!”

夜更深了,林映红想着想着,终于甜甜地进入梦乡。

 

二、看望商大爷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林映红急忙爬起床,匆匆洗漱完毕,就去招呼已经起床的沈梦天:“大哥,我俩现在去看望商大爷吧。”

梦天说:“走吧,我已经收拾好了。”

林映红对着吴静的房间:“伯母,我们去看望商大爷,您在家多休息一会吧。”

梦天接着说:“妈,您休息吧,我和小林子走了。”

“你们去吧,替我问候一下商大爷。”门缝里传来吴静叮嘱的话语。

到了商大爷家,林映红轻轻敲了两下院门,大爷的小孙女就跑出来开门。

林映红和沈梦天走进大爷的会客室,只见大爷正在看报。看见他俩,热情招呼,指着旁边的椅子:“林映红姑娘,小伙子,坐,坐,一路辛苦了。”

林映红和沈梦天将礼品放在茶几上,异口同声地说道:“大爷,您才辛苦呢,干了几十年的工作,如今退休了仍然忙着帮别人换房。这不,您帮了我们的大忙,今天,我们特地来看望您,当面谢谢您!”

商大爷哈哈大笑:“能够帮助你们解决困难,再辛苦也算不了什么。你们就不必太客气了,能来看望一下我就心满意足,还带着这么多礼品干什么。”

林映红和沈梦天刚在椅子上坐定,大爷的小孙女就送上茶水。

商大爷放下手中的报纸,微笑着对林映红说:“林映红姑娘,你的邻居与你相处得还好吧。”

林映红点点头:“太好了,吴伯母将我视为亲生女儿,而这位沈大哥,则把我当做亲妹妹。昨天,我们三人一起度过一个难忘的中秋节。”

商大爷笑了,说:“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梦天说:“大爷,我姓沈,跟大作家沈从文是本家,叫沈梦天,我们今天来看望您,一来感谢您给我们母子找了位好邻居,二来告诉您我们的房子不再换了,就住那儿,永远不再换了。我妈让我替她谢谢您,向您问好。”

商大爷说:“谢谢你妈,沈梦天,也谢谢你,有你们照顾林映红姑娘,我老头子就放心了。”

林映红动情地说:“这一切都是大爷赐给的,我真不知道怎么谢谢大爷。”

商大爷笑着说:“林映红姑娘,不用谢我,能帮助你解决实际困难,算我老头子做了一件好事。只要你把所学的知识贡献给祖国,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多培养一些栋梁之才,就足够谢我了。”

林映红望着商大爷那张慈祥的笑脸:“这个,我一定办到,绝不辜负大爷的一片期望。”

说着说着,商大爷指着茶几上的礼品,摇摇头,说:“你们拎这么多东西来干什么?你们难道不知道我的规矩吗?”

林映红微微一笑:“大爷,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什么规矩不规矩的,说真的,自从我父母双亡后,我孤身一人,熬过了一个又一个甜蜜而又苦涩的中秋佳节。昨天,我与吴伯母、沈大哥一起度过了一个真正甜蜜的中秋佳节。我这是让您也分享一下我们团圆的喜悦。”说着,林映红眼圈一红,泪水“得儿”掉了下来。

商大爷忙说:“林映红姑娘,别说了,我收下,该行了吧,别再难过了。”

梦天接过话头,说:“小林子,你这是怎么了?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动不动就掉眼泪哭鼻子呢。”

林映红擦了擦眼泪,脸上又露出笑容:“大哥,我这是太高兴了,你怎么又说起我来了。”

“这就好,这就好。”商大爷连声说道。看了看林映红,又看了看沈梦天。

三人边喝水边拉家常,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两个小时过去了。林映红看了看表,用手轻轻拥了一下沈梦天,沈梦天心神领会。俩人起身告辞:“大爷,我们走了,谢谢大爷,我们有空再来看望您。”

“好吧,你们年轻人事情多,那就随你们了。”商大爷站起来,送客。

送出大院,商大爷正准备转身回房,猛然抬头,看见林映红和沈梦天渐渐远去的身影,心头一惊:“这两个年轻人很般配的嘛,简直就是天设地造的一对啊。回头,再办一件好事,抽空去看一下吴静一家。只是,不知道沈梦天找到对象没有?”

 

三、林映红买西服

 

走出商大爷家,俩人来到热闹的大街上。

走着走着,沈梦天突然停下来,把林映红弄得莫名其妙的。

“小林子,我们是马上回家,还是逛一会儿街再回去?”沈梦天扭过头来看着站在身边的林映红,征求她的意见。

“大哥,你说呢?我听你的。”林映红把头一扬,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沈梦天,调皮地眨巴着。

沈梦天被她盯着,浑身不自在:“我问你呢,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林映红微微一笑:“那好,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依我。”

沈梦天赶紧保证:“那是自然的,谁叫你是我妹妹。”

林映红一愣,旋即笑了:“那我们逛一会儿街才回去吧。”其实,林映红是想趁此机会买套衣服,因为近段时间忙着复习,参加自考,一直抽不出时间。本来她想说出来,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她怕沈梦天急着赶回去陪母亲,哪知沈梦天这么善解人意,先说出来。

“小林子,走吧。”沈梦天亲切的招呼,打断了林映红的遐思。

林映红甜甜一笑:“大哥,走吧。”说着,将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轻轻一甩,向路边一家规模很大的商场走去,沈梦天紧跟在她后面。

商场内装修考究,舒适整洁,各种商品应有尽有,目光所到之处,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优美的旋律在四周轻轻回荡,飘飘渺渺,若有若无。

沈梦天陪着林映红在商场内穿来穿去,最后来到服装区。五颜六色的服装挂满每个角落,窄小的通道四通八达,置身其间,令人分不清东西南北,整个服装的世界。多看上几眼,让人眼花缭乱。

然而,这一切,难不倒漂亮的林映红,更难不倒英俊的沈梦天。

林映红眼睛睁得大大的,目光在服装上扫来扫去,很快就在一套粉红色的西装上停住,回头问身旁的沈梦天:“大哥,你看这一套怎么样?”

“我看这套西装挺好的,你穿上肯定更漂亮。”沈梦天望着林映红,一本正经地说。

林映红粉脸微红,对沈梦天撒娇:“大哥,又取笑我,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沈梦天忙说:“我说的是真的,怎么敢取笑你呢。小林子,你何不穿上试试,看是否合适?”

林映红微微一笑:“好,大哥,我听你的,我这就去穿上。”

林映红向年轻的女售货员说:“小妹,请将那套粉红色的西装取下来我试试。”

“给” ,女售货员利索地取下西装递给林映红。林映红接在手上,左看看,右瞧瞧,不放过任何地方。

“小林子,快穿上吧,你还等什么?”沈梦天看着林映红极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林映红眉头一皱,望着沈梦天:“是,大哥,不仔细看看怎么行,要是遇到破损的衣服,谁肯要,买走了又有谁肯调换。”说着,林映红拎起西装,一头扎进更衣室。

沈梦天看着林映红的背影,心里一愣,这个女孩,心还挺细的,个性倔强,将来要是谁娶了她,一定非常幸福。

“大哥,你看看怎么样?”正思怔着,一声甜甜的呼唤打断了沈梦天的思绪。

沈梦天轻轻抬起头,只见林映红一身粉红,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婷婷屹立在眼前。

沈梦天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微微一笑:“漂亮,太漂亮了,这套西装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非常合身。小林子,你就像下凡的仙女。”

林映红被沈梦天夸得心里乐滋滋的,表面上却一脸的羞涩:“大哥,瞧你,又在取笑我了。”

沈梦天心里一乐:“你自己看看,小林子,这回我可没有骗你。”

林映红默不作声,从精致的挎包里掏出钱包,取出150元钱,交给收银员。

沈梦天想替她付钱,却没有林映红的动作快。

林映红付完钱,拎起换下来的衣服,正要返回更衣室,却被沈梦天轻声叫住:“小林子,不要换了,咱们回家吧!”

“是,咱们回家吧!”林映红心里一惊,自语自语地说:“是该回家了,出来这么久了。也许,伯母在等着我们回家吃饭呢。”

沈梦天和林映红一前一后走出繁华热闹的商场,乘车回家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024667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