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风采 >> 作家风采 >> 正文

任健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作家网    阅读次数:542    发布时间:2019-09-06



【作者简介】

任健,男,1999年生,贵州六枝人,笔名人上人不造。现就读于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目前是一名大三的本科生,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热心于文学创作和文艺批评。2017年在第十三届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中获三等奖,2018年在共青团贵州师范委员会举办的“我与改革开放共奋进”主题征文比赛中获优秀奖,2018年在贵州师范大学2018年度“爱我国防”主题征文比赛中获三等奖,同年在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举办的改革开放主题征文赛中获一等奖。学习生活中喜爱研究余华和延安作家的创作,偏爱普鲁斯特、歌德、哈代、列夫托尔斯泰等一系列外国作家的作品。业余时间热衷于创作古体诗、现代诗歌、小说、散文、剧本、影评等。

代表作品散文:《父亲和吃》、《春风里的父亲》、《纺车》、《如樱花般绚烂的生命》、《蛇》。小说:《边境奇旅》、《一位脱贫攻坚工作者的信札》、《隐形恋人之谁的错》,诗歌:《建康殇》、《少年情》、《国志》、《若水贵地》、《母亲,您来了》、《风吹的街道》、《何时》、《面前的呼唤》、《致你我》、《幻化成风》、《幻化成云》、《礼物》、《不会枯萎的花》。戏剧:《荒山死角》等。



【代表作品】


母亲,您来了



您从崎岖坎坷的山路上走来,

我的母亲!
途中的荆棘划破了您的皮肤,
曾让您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您并未流泪,
而是坚强地走了下来。

黑夜里,
豺狼虎豹拦住了您的脚步,
一双双恶毒的眼神誓要把您撕成碎片,
好做它们美味的晚餐。
您并没有惧怕,
用最简陋的武器对抗着禽兽的尖牙利齿。
一场场持久的恶战下来,
禽兽被打的四散,
而您——我亲爱的母亲,
已遍体鳞伤、无比虚弱!
但是,您并没有倒下,
而是强忍住剧痛、咬紧牙关一步步地走了下去。

祖国,我亲爱的母亲!
五千年的风霜雪雨给了您许多伤痛,
也留给了您文明和智慧!
您用黄河长江水哺育着我们这些华夏儿女,
您用五千年的历史来警示我们这些龙的传人,
祖国、我亲爱的母亲!
您无声的话语我们已深深地刻在心里——
贫穷落后就会挨打,国富民强才可保家!

今天,您终于迎来了春天的朝阳!
您用迅猛发展的经济和腾飞的科技为我们铸就了新的钢铁长城!
华夏儿女再次体会到
什么是——扬眉吐气!

 

 

若水贵地


我是雪山的一滴泪水

你是祖国的一处秘境

我在你的阳光和蓝天下成长

是你的纯情自然唤醒了我

是你的重峦叠嶂呼唤着我

 

我在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游走

我是赤水、乌江

是剑江、亚木沟

是江界河以及紫云格凸河

 

我知道你最多的是山

你深知我向往的是海

面对你的巍峨耸峙

我有的是无畏

我会乘着你的险峻

化作华美的瀑布

我会倚着你的崎岖

汇成无数的河谭峡谷

 

在你柔情时光的滋养下

我也懂得了你的悠久和神秘

遵义会议是你的骄傲回忆

镇远、青岩古镇是你的古老痕迹

织金洞、九龙洞是你的原始轨迹

侗乡、苗寨是你的质朴风情

 

在你温暖阳光的照耀下

我化作梵净山峦长年不去的烟云

在微风的催促下我化作甘露

哺育了草海、竹海和林海

我环抱着平塘借着他的眼睛

探寻这未知的宇宙和未来

 

我知道我终将离去

我更懂得什么叫不

 

 

如樱花般绚烂的生命


四月早春里的樱语嫣然,飘飞的浅粉成为记忆中的不可或缺。在这由粉色和温暖点饰的世界下面埋藏着什么,是什么让他如此绚烂。说到这樱花的唯美世界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到日本,毕竟日本的樱花文化是世界所共知的,但它如此绚烂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日本无奈派作家坂口安吾因其《白痴》和《堕落论》而著名,但是他也有一部短篇小说《盛开的樱花树下》,小说诞生契机是安吾的亲身经历。那是发生于战时下的事,安吾在上野的樱花林下,目击了东京大空袭的死者被焚化的情景,他在自己的随笔中如此记下当时的心情,“那是大空袭的死者被集中到山里焚烧时的情景,恰好樱花盛开,杳无人烟的林中只有风刮个不停,充满了令人不禁想要落荒而逃的静寂。”这段记忆给他的内心罩上了一层恐怖而忧伤的浓雾。之后他便写作了《盛开的樱花树下》这篇小说。盛开的樱花林下,冷静残忍、 无所畏惧的山贼,独独对樱花盛放的树林心生怯意。一名绝美女子的出现,令山贼如同被漫天花雨蛊惑般,不计代价强抢她为妻。山贼对女人百般讨好,甚至同意迁居京都。但女人的欲望永无止境,终于有一天,山贼厌倦了为她每日杀人并带人头回来供她凌虐玩。他携女人回归山林,途径开得绚烂满天的樱花林,身心再次被恐惧笼罩,在一瞬间,他发现他背着的女子是魔鬼,是干瘦丑陋的巫婆,他发狂般的扼住这魔鬼的咽喉,把她杀死了。可是当一切都平静下来,他看着女人依旧美丽的面庞,发现那女人并不是魔鬼,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罢了。樱花的绚烂唯美背后是无处不在的恐怖和孤独,它的下面埋藏着一具一具的尸体。

日本和死亡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日本人对死亡也有些独特的情怀,坂口安吾的好友太宰治就是自杀而死,同时太宰治的偶像芥川龙之介死于上吊,与太宰治齐名的战后文学巨匠川端康成和三岛由纪夫也是自杀而死。死亡对于作家来说,似乎成为了一直在追求的人生境界目标,太宰治的著名小说《人间失格》是太宰人生的写照,“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小说时时刻刻都沉浸在悲伤、孤独、悔恨和死亡的氛围里,太宰一生五次求死,终在自我的放逐和沉沦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和他的爱慕者一起在玉川上水投水自尽。此时的他39岁,也正是自己人生和写作事业的巅峰时期。芥川龙之介这位“河童”似的作家曾说“自杀者也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自杀。我们的行为都含有复杂的动机,但是,我却感到了模模糊糊的不安,为什么我对未来只有模糊的不安呢?”,这就是芥川,一位既忧郁又卓越的作家。死亡中自杀成了一种最为特别的方式,似乎也只有通过自杀自己的灵魂才得以解脱吧,三岛由纪夫和川端康成这两位作家,他们的成就是不容小觑的,他们的生命里散发的是一种天才的魅力,一个是激进的异徒一个是忧伤的来世者,川端康成在他的小说《雪国》中说道“一个人如果死得快乐,如果认为死是一种恒久的解脱。世人就不应为他叹息,因为快乐的死亡总好比灵魂里面最深层次的疼痛。有朝一日,对生命也心不在焉了。死亡是极致的美丽,死亡等于拒绝一切理解。”。

其实除了这几位作家外,日本还有许多自杀而死的作家,在此也不必多说,有这样一本书《菊与刀》,作者不是日本人但是他所见到的日本,比日本人自己看自身还要透彻。“菊”本是日本皇室家徽,“刀”是武家文化的象征。本尼迪克特(《菊与刀》的作者)以“菊”和“刀”来象征日本人的矛盾性格,亦即日本文化的双重性。日本人的矛盾气质似乎天生就具有,而对于作家来说,他们的眼光和思维必然不同于普通的常人,那他们的内心我想也必定是敏感和忧郁的集合,就上述的几位作家来说,战争创伤和不安的社会在他们的童年或青春岁月里刻下了无法抹平的暗红伤疤。忧郁和死亡早已潜伏在外表的血肉之下,那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日本的富士山脚下有这样一片森林,被人们称位“自杀森林”,日本推理小说巨匠本松本清张有一本小说——《萧瑟树海》,被认为是“自杀森林”产生的缘由,小说正是以富士山脚下的这片森林为背景而创作的,小说出版后,大量的读者都慕名来到这片森林,并且开始了自己的自杀行为。据统计2018年为止,已有600余位日本人在“自杀森林”自杀。森林里黑暗而压抑的氛围,自杀者内心的孤独和忧郁,外在的压力,对生命和存在的特殊情怀,这些东西相互融合交错就成为了自杀的原因。

关于日本,这个地震多发的国家,大地母亲每天震动4次左右,每次的地震过后,一个人的生命或许就会终结,这就是日本,可能明天就不会再次走来的神秘土地。这种特别的地理环境,无疑使得日本人对生命有了特殊的感悟,或是热爱亦或是沉沦。

回到樱花的事情上去,俏丽在枝头温柔、恬淡,它只是默默等待前来欣赏的人,微风吹拂,他们一片片地凋零着、飞舞着、沉睡着,这时它们的魅力终于得到了淋漓精致的呈现,第二天的枝头却留不住一丝的粉红只剩下孤独和灰色。这绚烂的名族之花,在如秋日晨间露水短暂的生命里尽情地绽放,这一朵朵绚丽的樱花等于一位位作家,他们都在最美丽辉煌的时候沉睡在温柔和壮丽里了。

相关新闻

·赵冬
·杜兴成
·母宗美
·兰静
·陈啟义
·彭丰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55740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