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天剑诀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峙榛    阅读次数:2848    发布时间:2019-09-08

深秋的景色总是给人带来一种萧条和落寞的感觉,放眼那一座座不近不远的峰峦,在夕阳的辉映下,它们宛如一位位步入油尽灯枯的老人,佝偻着腰。偶尔一阵清风吹过,峰峦上一树树残叶像是再也得不到母亲的眷恋,在含泪转身的那一刻,它们的灵魂瞬间给予了这片养育了万千生灵的深沉大地。

一个不大的山岗上,有条蜿蜒盘旋的小路通往深邃未知的远方,由于这里身处一片密林之中,不时会看见飘飞的落叶坠于地面。随着时光的不断流逝,遥远的天空里,太阳将献给大地的最后一丝光亮毫不吝啬地收了回去。就在这黑白更替的时光里,小路上出现了两个一前一后、一颠一簸只顾着埋头赶路的身影,他们所经过的路程除了一阵脚踩落叶沙沙声响之外,其余的风景全沦落在一片寂静当中。两人走了没多久,天色便渐渐暗了下来,因为四周并无可以借宿的村庄和人家,他们便寻思能否找一个临时的栖身之所歇息下来,养足精神,待明日再作打算。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人在走出那片密林之后,于靠近河对岸几步之遥的距离上,一座废弃多年的破庙出现在他们眼前。当两人看见这心底的救命稻草后,眼中一阵激动不已。由于周遭并无一座可以通往对岸的桥梁,在各自给了对方一个眼神后,他们便施展轻功飘飘然飞了过去。只一会儿工夫,但见两人双脚落地,他们就很轻松地到达了河对岸那座破庙前。

这时,走在前面的年轻人顺手拿出随身携带的火种,他将手臂猛地来回挥动着,见火芯已然有了些许亮光,随后又用嘴猛吹了几下。紧接着,一道亮堂堂的火焰便冒了出来。由于看见这个直接的信号,走在他身后的那位老者,也径直跟着迈开了步伐。

一步,两步,三步……随着两人距离眼前这座破庙越来越近,不一会儿,破庙里便有了些许闪烁的光亮。因为天气已经步入深秋时节,微凉的感觉让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与此同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直奔年轻人手里燃起的亮光,幸好他反应得比较快,用手护住了这并不凌厉的攻势,不然,他们将再次身处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也是这个突来的缘故,两人只好找了一个挡风且靠墙的位置坐将下来。

“师父,您先歇着,我去看看四下有没有可以拾掇的柴火!”话是那位年轻人说的,他姓郝,单名一个光辉的辉。他手持碧月宝剑,一副翩翩少年的衣着打扮,目前是琅琊派的首席大弟子。前不久,因门派举行大比武,他以绝对优势战胜一同参加的师兄弟们,故此有了这个殊荣。

“徒儿,那就有劳你了!”回应之人是位年过六旬的老者,别看他身子骨有些略显单薄,但修为却在对方之上,只是人家早已淡薄名利,一直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识得的都称他为孙老前辈。

其实,孙老前辈并不是郝辉名义上的师傅,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对方受了一点点拨之后,凭着自身的不懈努力,武功修为那是突飞猛进。为了感恩,也为了迎接前路的艰险,两人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次郝辉是受掌门之托前去完成一项比较艰巨的任务,一则可以增加他在江湖上的阅历,磨练其心智。二则,郝辉自进入琅琊以来已多日没有下山,而此行正好要从他的家乡经过,可以顺便去看看他的家人。

无巧不成书,就在前几天,突然涌现的一股江湖势力引起了孙老前辈的注意,出于好奇和担心,他只好暂时收起自己那无拘无束的江湖心性,进而去搜寻一些有利于揭开真相的蛛丝马迹。也许上天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两人不知为何就到了一个途经村庄的茶房里,见了面总得上前打个招呼,更何况两人的关系已经非同一般,经过一番唠叨后,得知他们竟然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便打算一路同行。这也就有了两人走过飘着落叶的小路与破庙前的那一幕。

因天色已暗,四周的视线不是很好,郝辉运足目力后,又以飞快的速度将一些柴火拾了起来。见此行的目的已然达到,他便再次进入破庙之中,并在之前两人选定的地方停下脚步。随后,只听得一些声响,在篝火的照射下,偌大的空间霎时变得亮堂堂起来,而温度的骤变也让他们身上有了些许暖意。

这时,孙老前辈倒是直接,因为肚子正咕咕咕叫着,想着总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意不去,于是索性开口讲:“徒儿,有没有啥吃的,咱有些饿了!” 

郝辉听了,他一边去取身旁的行囊,一边痴笑着说:“师父,您看我,居然把这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 

在行囊里摸索了一阵,郝辉便取出一张烙得圆圆的葱花大饼和少许干粮递了过去。孙老前辈见状,就将其拿在手中吃了起来,感觉饭饱力足,他喝下一口水润了润喉咙,之后,睡意便慢慢爬上心头。郝辉自然知道对方这是由于赶路的原因所致,就在破庙四周找了些干草铺在离火堆不远的地方,接着又把另一个装着厚实衣物的行囊打开,将其铺在上面,待一切准备妥置,他便关切地讲:“师父,您困了,就先睡吧!”

孙老前辈闻罢,也不推辞,索性就往刚才对方铺好的简易床铺躺了上去,并随手拿了一件厚实衣物盖了起来,紧接着,他打了个哈欠说道:“嗯,徒儿,那我就先睡了!”

却说郝辉此刻并无睡意,一是他有些思念自己的亲人,如今这真挚的情感正在与日俱增。二是深秋的天气阴冷潮湿,他怕师父会因自己一时疏忽而染上什么伤风感冒的,就决定在一旁看好篝火以供对方取暖之用。在这期间,由于柴火的数量不怎么够用,郝辉便在破庙四周寻了一通,而后,又回到了原地。

时间在悄无声息中慢慢流逝,当天空即将吐出那一抹光亮的时候,郝辉感觉自己的眼皮子有些不听招呼,饶是实在顶不住这突然袭来的睡意,他竟晕沉沉住到周公的梦里去了。

过了不久,孙老前辈由梦中醒了过来,他看见对方正靠在火堆旁的一堵墙上打起盹来,于是起身朝那边走了过去,并将之前自己盖着的那件厚实衣物为其披上,只见他笑着在心中说道:“这徒儿,哎,昨夜真是难为他了!”

迷迷糊糊中,郝辉感觉身旁有些轻微的响动,就睁开了自己惺忪的眼睛,他见状便有些尴尬地说:“师父,您醒了!”

孙老前辈听了,于是郑重地讲:“徒儿,既然你已全无睡意,咱们还是赶路要紧,而且我见咱们剩下的食物也为数不多,如若不加补充的话,极有可能会陷入尴尬的境地!”

郝辉闻罢,就以赞同的语气说:“嗯,师父所言极是!”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44074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