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雾语与悲鸣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任健    阅读次数:2665    发布时间:2019-09-17

雾是一个平凡的小村镇,就像中华大地上无数个和它相似的小村镇一样,每逢赶集的日子是最热闹的时候,其他时候反而沉寂得像死去了一样。只是,那些越是平静的东西,哪怕只要一点点的冲击都会泛起阵阵涟漪。九月中旬的一天,小镇上发生了一起杀人案。

说是一起杀人案,但是凶手并不是一个可怕的杀人魔。同时凶手也并不只是一个人,是两个人联合作案,她们是那种我们在街道上很容易见到的平常母女。

雾很多年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大事了,这不禁引起了多方的关注,无论是上级领导还是媒体新闻都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这个最普通的小镇。这么大的架势,上次出现的时候,大概是10年前村子里炸山修路时炸死人的时候,好多村民都还记得那次都把事情闹到了省里,最后政府和承包商还赔给死者家属不少钱呢!可是这次小镇上出的事和上次性质完全不同了。

雾镇派出所所长老王急急忙忙地赶到案发地点宜佳旅馆时,凶手同时也是这家旅店的老板和老板女儿,两人早就被派出所的好几位警员控制住了。老王见到她们时,两人无声地依靠在旅店大厅的角落里紧紧拥抱着,彼此哭成了泪人。看着两人凌乱的头发和不知道是被鲜血染红过还是因为被悔恨和痛苦交织折磨得通红的面颊,老王缓缓地用手掩盖住自己的目光,面庞闪过一丝同情又类似于悲伤的东西,他再也不敢多看一眼了,这样的痛苦他不想再多经历一次,他只得急忙走到了死者尸体所在的房间。

房间里四处散落着从死者旅行箱里掉落出来的衣物,其中还包括一些女人的衣服,而且还是新的,这不禁让人疑惑。死者只穿了最简单的睡衣,最为明显的还是从死者腹部的伤口处喷射出的鲜血,雪白的床单和被子被渲染出一片玫瑰色的暗红,床头柜、衣柜和死者的行李都被点染出只有写意画才有的刻苦铭心。死者仰躺在床一侧的地板上,这是一张小镇以外的陌生人的面孔,清瘦苍白的面庞把这个男子描绘得经历了不少的苦难,可是,又有谁能预料到他的悲惨厄运会发生在这里。从腹部伤口流淌的血液在地板上画出一道让人晕厥的弧线,他整个人简直就像一位睡着了的模特,而拥有他存在的这幅画作堪称精妙绝伦。

很快死者的相关信息得到了验证。

两天前,青年人来到了雾,就像所有来到乡村的外乡人一样平淡无奇,他们都只是为了追求自己所谓的自然或者是乡土生活来到了这里,但是却没有人能够给予他命运的指引。

青年人刚来到镇里的时候,他先是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漫无目的地在镇上的街道胡乱逛着,有时走到一个路口就会忽然停下来,像是思索着什么后掏出手机来拍着照,在当地人的眼里这无疑是个奇怪的人。偶尔他会走进某个旧式的小商店,在店随便游走观察一番后捡了两件最平常的东西就要付账了,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样,在结账时他总想着要和老板多说两句话,都是一些询问小镇情况的问题,例如问问某户人家的情况。即使店老板已经摆出了一副不想再多说一句的厌恶表情,他还是笑着脸努力想知道更多的消息。

那天傍晚,青年人就在宜佳旅店落了脚。在雾镇开旅店的生意其实并不好,毕竟人们有家不回跑这里来干什么。可是,这天却来了这么一位穿着时髦,看上去还挺有钱的人来了,店老板见了开心得巴不得这人能在这多住段时间。

旅店一楼就是接待的大厅,也不过十平米,地板早就被践踏得发了黄,灯罩上积了不少的灰,在灯光掩映下,整个大厅给人一种昏昏欲睡的迷醉感。左边是用来接待客人的朱红色柜台,感觉就像是老式当铺里那种接待客人的柜台,很高,高到让人害怕。柜台对面两米处摆放着一张黑色的皮革沙发,是供客人休息用的,沙发有些旧了,边缘的几个地方皮都被磨掉了,里面的海绵已经漏了出来。但沙发还是给人一种很柔软的感觉,可是想着上面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厚重的灰尘,想坐下去的欲望就荡然无存。即便如此,青年人还是走了进去,没有丝毫的迟疑。

百无聊奈的老板娘见有客人来了,迅速从柜台后面探出身子。

“小伙子,是来这里玩的吧!住店啊!我们这还有空房间!”老板娘笑着说。

“额……是的……”青年人先是犹豫思索了一下,然后肯定地点着头回答了。

“要住多久啊?”老板关切地问到。

“额……”青年人微微抬头思索了一下“两天吧!”。

“那好,先用身份证登记一下吧!”老板娘依旧笑着,她从柜台下面拿出了那个磨损得快要散掉的暗红色大本子,然后顺势翻去只记了不过两个人的一页旧登记表,露出了崭新的一页,又极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劣质中性笔,最后把这两样东西工整地摆在了年轻人的面前。

年轻人见这情况也承接式地拿起了笔,可刚要动笔他又踟蹰了一下,他放下了笔,抬头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这微笑中有显出一丝尴尬和难为情,他看着老板娘说道:“那个……老板……其实我身份证不小心丢了,要不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就不登记了。”说着他从上衣内测的口袋里掏出了鼓鼓朗朗的皮夹,又顺势从中抽出了三百块钱慢慢地滑过柜台的桌面推到了老板面前。

老板娘见这情况,把身子往柜台外面又探了一步,然后偏着头朝门外看了一眼,又快速地把身子缩了回来,把身体挺直同时又保持在离柜台只有一拳的距离。她把双手叠抱在胸前,又把头偏向大厅的内测做出了一副拒绝的表情,可是眼睛总是不自觉地瞄向年轻人手里的皮夹。

年轻人只是淡淡一笑,很知趣似的从皮夹里又抽出了两百块钱恭敬地推到了老板面前。一切就这样心照不宣的进行着。

“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坏人,就当我留一个亲戚在这住两晚上得了。”老板娘故意似的提高了声音,身子慢慢地靠近柜台,把紧绷着的双手解放了出来,一只手缓缓地申向了那五百块钱,她把钱收下了。

此时她才真正看清了年轻人的相貌,干净清瘦的脸颊,一双深褐色的眼睛,俊朗的鼻梁,单薄的嘴唇。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他还真像是自己的一位亲戚。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440736 位访客